快捷搜索:

如何化姓氏文化为神奇生产力?

  建设第一功臣,你知道是谁吗?山西文化学者杨西江认为,他就是清代船政大臣裴荫森。

  裴荫森(1823-1895),江苏阜宁人,出自山西闻喜裴柏村“东眷裴”这一支系。

  清咸丰十年(1860),裴荫森以举人身份参加礼部进士科考,一举高中。当时八国联军攻入北京,火烧圆明园,鲁、豫、苏一带有捻军活动,裴荫森担心家人安危,不等黄榜公布就匆匆赶回苏北。发榜后,朝廷竟然找不到新科进士,原来他返乡参与了筑城固防,后因功被赐戴单眼蓝色花翎。不久,他奉朝廷令负责操练新兵,其间平息了部队哗变,并使这支部队成为与淮军、湘军一样的劲旅。

  《天津条约》签订后,裴荫森上奏建议:“欲固海强,须多制船炮,以铁甲兵轮扼之海上,开花大炮持之岸上。势均力敌,然后可守可战。”不久,清廷任命裴荫森为船政大臣。任船政大臣六年间,裴荫森先后建成了横海、镜清、寰泰3艘舰船,制造了广甲、广乙、广丙、广丁4艘轮船,双机钢甲平远舰1艘,建了一座鱼雷厂,修建沿海炮台3座,建成石底船坞一座……这些舰只船坞设施在同法军的马尾海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至今,纪念当年马尾海战的《马江昭忠祠碑记》与沿海炮台,还屹立在马江边,供后世瞻仰。

  2019年5月19日,给记者讲述这一故事的,就是研究裴氏40年的山西大学教授、文化学者杨西江。

  闻喜县裴柏村,一个闻名遐迩的“宰相村”。出自“宰相村”的河东裴氏家族虽为一个小姓,全国仅有125万人,其得姓,却比孔子家族早130年,且单源发展,纵贯中华历史3000年,谱系不乱,人才辈出,促成了7个朝代的兴起,欧阳修所作《书·宰相世系表》首列裴氏。史料记载,裴氏一门历代仅宰相就出过59人,二十五史为诸裴立传的达600余人。

  杨西江,40年不遗余力挖掘、整理、推广裴氏文化,陆续出版了《裴氏人物志传》《裴氏春秋》《裴氏人物著述》《裴氏广记》《中兴名相裴度》等。近年来,他先后发起成立了山西大学裴氏文化中心、山西省家风文化研究会,倾力推动裴氏文化,并试图将这一文化转化为现实生产力。

  40年间,杨西江陆续完成了多篇推介裴氏文化的论文,包括《裴氏家教家风在现代文明建设中的地位和影响》《廉吏辈出清风万代》《观照历代宰相文化汲取治国理政经验》《裴良的〈宗制〉才是中国最早的家训》《裴氏家族兴旺千年的文化密码》《裴氏家训家风在伦理道德及核心价值观建设中的影响》等,还应邀为安徽、湖南、江西等省研究裴氏文化学者的著作写序、评说。2015年底,他应约起草了《祭裴晋公度文》。

  杨西江出生地距裴柏村仅几公里。从小,他就听父母讲诸多裴氏家族的故事,对裴氏世代英雄豪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1977年,杨西江考入山西大学后,通读了二十四史和地方志,对裴氏文化有了广泛了解。当时,裴氏研究“上热下冷”,杨西江意识到,姓氏文化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完全有可能成为一门显学。基于自己对裴氏文化的专注,他发奋努力,开始了一次为期40年的伟大而艰巨的文化征程。

  为了这一目标,杨西江历尽艰辛,遭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尴尬和际遇。比如,他到裴柏村考察,见县里请师傅拓碑,他也想拓一帖,却因“师出无名”,被看护人严词拒绝,至今仍引为遗憾。上世纪末,他到侯马某地想抄录《千叟宴碑》《劝诫碑》,却被当成文物贩子,不予接待。2005年,他去天津师大图书馆抄录裴希度的传世孤本《澹明野啸》,管理人员坚持不得拍照,不能复印,每一页还要收取6元钱。无奈,他和同去的朋友两个人只抄了一天,人家就不让再抄了。河南新安的《千唐志斋》藏有数百方裴氏墓志,但不许拓片,即使掏钱也不行。天津博物馆有一方宋代澄泥砚,款题“裴第三制”,作为镇馆之宝,他虽多次交涉,终究还是难睹真容。

  历经艰难,初心不改。杨西江陆续出版了《裴氏人物志传》《裴氏春秋》《裴氏人物著述》《裴氏广记》《中兴名相——裴度》等。目前,他著述的人物传记《裴度正传》《裴维侒传》《裴荫森传》,以及长篇小说、文化论著等,将陆续出版。

  在长达40年的时间里,杨西江为考察、访问、咨询、查阅有关裴氏文化的古迹资料,足迹踏遍中华大地。他的执著,感动了许多友人和同道,曾意外地得到过来自中国台湾地区与日本的珍贵资料。

  在杨西江与同仁的推动下,近些年来,社会上涌现出了一批热衷裴氏文化的研究者,发表了相关文章百余篇,出版相关著作20余部。裴氏文化逐渐从故纸堆里解放了出来。从象牙塔雕龙到众人参与,他初步实现了自己的夙愿,尽管离设计的目标还有很大距离。

  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研究裴氏,他付出了大半生的精力和心血,如今的他鬓发斑白,几乎著述等身,受尽奔波之苦,对这项费力不讨好的事业,却是乐此不疲。记者多次采访接触注意到,就是这么一个对艺术孜孜以求的人,因为各种外部条件制约,导致他多年来一直处于“一个人的战斗”状态。缺少研究经费,没有专业人员支持、配合,更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,十几年自费租借办公室,临时雇用一两个打字员,完成资料整理。为了创建了中华宰相村裴氏文化网站,他几乎花光了毕生积蓄。如今的他,仍然仄居在窄小的老旧房子里,醉心于这一古老姓氏研究,希望对厚重的山西文化和中华文明,起到推动作用,最大限度讲出、讲好山西故事。

  尽管出版了几部裴氏研究著作,杨西江深知,对于浩若烟海的姓氏文化研究,个人的力量实在有限。

  所幸,随着山西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东风的吹进,他的研究得到了社会各方尤其党政部门的关注,他的裴氏文化研究也开启了新的篇章。自1997年始,他申报了“河东裴氏研究”省级课题;2002年,他申请设置山西大学裴氏文化中心并得以批复;2003年,他当选为三晋文化研究会理事,展示了他的3部裴氏研究著作;2015年,省作协组织杨西江等30余位专家考察了山西多处名人故居,杨西江承担起为名人裴度写传记的撰稿任务。

  经过数十年的努力,杨西江的事迹和研究成果,先后见诸于中国伦理学会会刊、山西文学、山西社科界、闻喜裴氏研究、江苏裴氏文化、河南姓氏研究、中宣部主办的《思想政治工作研究》等杂志。2015年12月15日,杨西江应邀参加郑州“河南姓氏文化研究会裴氏分会成立大会”,他首次提出创办山西省裴氏文化研究会、裴氏文化申遗、打造“裴学”这3项倡议,在与会者中引起强烈反响,他受聘为该会顾问。之后,杨西江多次向省委省政府有关部门提出成立裴氏文化研究会建议。几经商讨,2017年,以裴氏文化研究为起点的“山西省家风文化研究会”成立,经省社科院、省民政厅、省社科联领导同意,特批已年过七旬的杨西江担任会长,2018年6月2日,“山西省家风文化研究会”正式成立。

  2017年4月22日,杨西江应邀参加了由省纪委、省委宣传部、光明日报社、中国伦理协会、运城市委市政府共同主办的“齐家治国传承致远——从裴氏家风看家训当代价值座谈会”,并做了专题发言。

  如何进一步将裴氏文化研究推向高潮?杨西江认为,必须尽快联络一批专家学者,并吸纳全国各地的信息联络员,成立一个研究性社团,组建一个强有力的团队,搭建一个研发平台,将裴氏文化研究提升一个档次,推向更高水平。如今,他通过活动,已结识了20多个省的热心裴氏文化研究的朋友,结交了许多专家学者,诚邀大家参与裴氏文化研究。

  为了今后的持续发展,杨西江结合山西实际,为山西省家风文化研究会制订了5年计划、26个文化项目:健全山西大学裴氏文化研究中心;拍摄十集电视专题片《千古风云话裴氏》;举办《千年荣显文化密码——裴氏文化奇观》和《中华三百家优秀家范》两个大型展览;出版“裴学”系列丛书;将裴氏文化申报为国家乃至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同时,该会下辖5个文化企业,已经生产出“裴氏系列酒”“裴氏澄泥砚”“裴永仲的瓷板画”“裴健清的陶壶”等,还计划研制开发若干专利文化产品,尝试从学者向社会学家、实业家转变,最终实现以反哺文化事业的目标。

  裴氏的神奇,究竟表现在哪些地方?接受记者采访时杨西江说,40年回眸裴氏英贤事迹,他们的诸多建树、丰功伟绩,值得后世认真研究。“尤其对于我们山西而言,挖掘厚重的历史文化,特别是裴氏文化,这是对外宣传、吸引游客的一个重要抓手。”他概要介绍了他对裴氏文化的研究成果,简要说,就是30个“第一”。

  杨西江说,河东裴氏精英迭出,成就斐然,其知名人物历史文化功绩,不逊于孔氏、林氏、钱氏等世家望族。

  宋代大史学家欧阳修赞叹道:“宰相世系,岂不盛哉。”《闻喜县志》则称,裴氏“魏晋迄唐,史册林列,族望为天下第一家。”杨西江说,裴氏始自一源,绵延至今,是历史上得姓最早的少数几个姓氏之一,虽与孔氏均系迄今派系不乱的家族,却比孔子家族得姓氏还早约130年。世远族分,裴氏散居河东一带,至唐代已传至二十世,至今已传到七十八代,分为八裴十二支。据最新统计,裴氏仅国内人口已达125万,在《百家姓》中排167位。

  历史上,裴氏家族几乎在所有朝代都有其名相功臣,于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科技、艺术等领域独领风骚,誉满华夏,裴氏与江南林氏并称“南林北裴”,在中华民族不下3000个姓氏中,很少有家族可与之比肩。裴氏一门,历代出过宰相59人,中书侍郎14人,尚书55人,侍郎44人,常侍11人,御史11人,专使25人,刺史211人,大将军62人,太守77人,皇后3人,太子妃4人,王妃2人,驸马21人,郡守以下官员不计其数,可谓蔚为大观。

  裴氏在二十四史立传者多达600余人,且多为独传,附传末者也有600余。譬如裴度(765 - 839),是中唐首屈一指的中兴名相。他曾历事六朝,五度出相,十拜相印,辅佐四君——宪宗、穆宗、敬宗、文宗,调鼎中枢,执政秉国,在整个唐代绝无仅有。查《裴氏世谱》和有关类书,今天所能见到的诸裴奏书还有137篇,谏4篇,疏33篇,表42篇,札子7篇,判14篇,状15篇,议14篇。

  《裴氏家训》言曰:“遗子千金,莫如传子一经。”唐名相裴度留下了“文种勿绝”的严训。据不完全统计,河东裴氏家族一门出过一百八十多个进士、六个状元,其中五个文状元,裴俅、裴思谦、裴延鲁、裴格、裴说,一个武状元,裴敦复。考中贤良与将帅科的有7人,中了辟举与宏辞科、秀才、明经、孝廉、神童、文学、拔萃、举人的有65人。

  在考证、整理、梳理裴氏文化庞杂史料时,杨西江完全被这一姓氏为中华民族所创造的文化震惊了,也更加坚定他用毕生精力研究的决心。他说,举凡这些“第一”,既是裴氏一姓的创举,更是考证中华姓氏文化的一个重要节点。“期间的许多发现,我们如果仔细研究并运用到文化创意产品中,山西文化一定会大放光彩。”

  记者在杨西江的论述中发现,“河东裴氏是中华历史上出大将军最多的家族”“河东裴氏在历史上参与了十个朝代的建立,是开国元勋最多的家族”“隋代裴政制定的十二篇《开皇律》,是中国法制史上最早的成熟法典”“裴氏武将于汉代、隋代、唐代初年,三次打通丝绸之路,开拓了疆土,为强国立下了首功”,以及裴松之、裴骃、裴子野并称“史学三裴”,在史学界独一无二,裴秀发明了地图绘制“六体”,成为世界地图绘制学之祖,晋代裴启著有志人小说集《语林》开创了语林小说的新体裁,裴孝源被誉为“中国鉴赏家之祖”,裴文中在考古中首先发现了北京猿人头盖骨,等等被他冠以的“第一”,即使对史学界来说,都是极为重要的考证与发掘。

  采访结束,透过厚厚的资料与文集,站在杨西江教授的陋室里,记者感受到,一项由一个普通文化学者推动的伟大事业,中华姓氏文化、裴氏文化研究的春天,就要到来了。而他关于“以文化事业促文化产业”的设想,如何落地,却是一个十分沉重的话题,毕竟,记者面前这位先生,已年逾七旬……

  本报讯(记者屈鹏)昨天,我市召开明珠国际服饰产业特色小镇、明珠商贸城建设调度会,听取项目建设总体进展情况汇报,研究解决相关问题,就加快推进各项工作开展进行调度部署。市领导梅世彤、袁志刚、鞠志杰、梁振刚出席会议。

  飘着油花的汤水里,紫色、绿色的面条交织,这是用桑葚挂面、桑叶挂面制作而成的“鱼香双丝”;“麻辣双鲜”则取材桑叶馒头、桑葚馒头,再切块爆炒,便成了餐桌上让人垂涎的美味;桑葚和扣肉搭档,扣肉的主角光环早已被那一抹绿意取代……一道道丰富的菜品,充实了泊头三厂桑葚种植基地的餐桌,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时尚桑葚宴。“这可都是俺特意请大厨来研发的,原料都是咱基地的桑葚产品。

  本报讯(记者李其征)“去年9月,村委会和俺签了公益岗位就业协议书,干一年,主要负责村里保洁工作,每月能领360元工资。多亏了这个公益岗位,让俺家脱了贫。”南皮县刘八里乡八里台村村民崔希法说,他家是2014年识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他与老母亲两人相依为命,家境贫寒。去年9月至12月,他通过从事公益岗位劳动共获得劳动报酬1440元,帮助他的家庭在去年底顺利脱贫。

  从南京精细化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获悉,2019年该市精细化建设管理年度计划实施8方面共613个项目,目前建设类项目均按序时进度有序推进,各管理类项目均按年度计划开展长效整治,将有效提升城市整体市容市貌。

  5月17日是世界高血压日,今年的主题是“18岁以上知血压”。前不久,沧州市医师协会高血压专委会组织专家,在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门诊大厅举办了义诊活动,为广大群众免费测量血压,提高普通人群的高血压知晓率,并指导血压异常者合理用药。高血压是当今危害人类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,是一种慢性终生性疾病。它就像一颗子弹一样,主要“射向”人体的几个重要器官——心、脑、肾脏和眼睛。

  日前,运河区南环办事处一方社区举办了一场妙趣横生的居动会。近百名居民来到了位于滨河公园的比赛场地。趣味保龄球、夹豆、摸石过河……比赛项目个个新鲜有趣。74岁的王荣和10岁的刘凯琪祖孙俩比赛穿针引线,孙子战胜了奶奶;婆婆胡雪梅和儿媳李倩赛起了踢毽子,两个人的花式踢法引来一片叫好声……家住嘉禾一方小区的罗女士说,居动会增进了邻里感情,希望这样的活动多多举办。

  5月18日,潍坊齐鲁酒地,在韩磊豪迈的歌声里,绿城?田园牧歌产品发布会揭幕。景芝酒业与山东绿城万合两家公司珍视这座城市的自然禀赋,也敬重这座城市千年的人文地脉,致力于在诗酒田园里,为这座城市提供一座理想家园。绿城?田园牧歌项目负责人表示,要在这块花海田园的土地上,打造专属的诗酒田园生活。

  法国新星姆巴佩令人无限遐想的表态,让巴黎圣日耳曼队有些坐不住了。法甲冠军20日通过社交媒体做出回应,称与姆巴佩之间的故事“下赛季将会继续”。19日举行的法国职业球员工会颁奖仪式上,姆巴佩获得法甲最佳球员以及最佳年轻球员两大个人奖项,但相比之下更引人关注的,还是他在仪式结束后接受采访时说的一段话。“这(获奖)对我来说是重要时刻,是生涯转折点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